關于我們 | 最新活動 | 出境線路 | 地接線路 | 國內線路 | 特色線路 | 自駕游線路 | 拓展訓練 | 視頻欣賞 | 旅游隨筆 | 聯系我們
 
 
 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>旅游隨筆>> 鳳凰,一座在迷茫中失落的山城
 鳳凰,一座在迷茫中失落的山城 

 

鳳凰,一坐在迷茫中失落的山城
 
 

 

我是踏著沈從文筆下濕潤亮麗的青石小巷走進鳳凰的,我是在翠翠閃亮的回眸中走進鳳凰的。鳳凰,我夢魂牽繞的山城,多少次走進我的心里,蕩起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頂著夏末的酷暑,我們驅車幾百里,奔向湘西,奔向夢中的美麗與深沉------鳳凰。夕陽西下的時候,在距離鳳凰縣城只有十多公里的地方,我們不得不停下來,前面不知發生了什么------堵車。而且,一堵就是一小時。看不到頭的車輛,擁擠著,旅客們在酷熱的空氣中煩燥著。

        前頭發生了什么?有沒有交警?人們焦急地打探。辦事效率怎么這么差?有人在發牢騷。然而,沒有人告訴你。直到夕陽沉沒在山后,阻塞的車隊,蛇一般逶迤前行。沒有交通事故留下的痕跡,沒有一邊指揮的交警,只有修路工和修路工挖下的一個個“口”字形的深坑,人們在狐疑中思考著這次如此長時間交通堵塞的原因,這似乎預示著我們這一趟鳳凰之行的宿命。

        進入鳳凰,我們被幾輛摩的包圍,有人敲車窗玻璃,問我們要不要住宿。我們直開城中,他們緊追不舍,讓人油然產生一種恐懼與討厭。最后,還是在他們的夾道指引中,來到了處于城中虹橋的某賓館。

        老板熱情地推介它的服務項目:鳳凰古城;苗寨風情----趕尸;土匪洞;苗家風味午餐--------。我不得不多次打斷他:我想去看沈從文的故居。得到的答復是:在鳳凰最有名的不是沈從文,沈從文八歲就離開了鳳凰,沈從文故居沒有什么看頭。就是在第二天,導游帶著我們游覽古城的時候,在我們強烈的要求下,也是及不情愿地帶我們在沈從文故居門口匆匆一游。我真不明白,一個雖然只在故鄉生活了八年,卻能夠在自己的筆下,把家鄉描寫得如詩如畫,帶到山外,走向世界的人。他家鄉的后輩子孫,為什么對之如此輕薄和無情,如此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,什么才是今天游覽的鳳凰?沱江河水潺潺而流,河水混濁,絲草纏綿。游走在兩岸,可以看到墨黑的生活用水,不時地排放到河中,讓人皺眉作嘔。陽光下的古城,木板房和吊腳樓顯示著陳舊與破敗。走在沈從文筆下的青石板上,狹窄的街道,兩邊店鋪林立,頭上一線藍天,勾心斗角。沒有沈從文筆下熟悉的叫賣,沒有沈從文筆下姍姍走過苗家阿妹,還有那背著背簍的苗家大嬸。有的是我們這些行色匆匆,踏著沈從文寧靜的夢境而來的游客;還有和所有旅游景點一樣充滿著克隆的商業物品;以及一不小心,及有可能光顧你口袋的小偷-------

        夜色朦朧,燈火如練。五彩的霓虹,掩蓋了鳳凰白天是處可見的丑陋。鳳凰變得現代而美麗,走在山城,空氣清新,包裹著音樂,在天空回蕩。踏上旅游公司的汽車,我們被拿到一處看苗寨風情表演。濃郁商業氛圍的畫作拍賣,讓人想起當代著名畫家黃永玉,他可是鳳凰人。而在今天的鳳凰,他同樣被人遺忘。沒有人向我們談起他和他的畫,即使在這樣以拍賣畫作為噱頭的場所,即使我不只一次向導游提起黃永玉,人家總是淡淡地將他一帶而過。相反,趕尸的神秘,火焰的恐怖,加上引人捧腹的低俗的葷段子,在這里大行其道------我們最終沒有看完表演,就匆匆離場。

        根據行程安排,第二天,導游帶我們驅車前往離縣城幾十公里的另一個苗寨。一路上怪石林立,樹木叢生。一群小孩圍繞著我們,推銷著一件據他們稱是可以避邪的小牛頭。如果你覺得他們可愛,便掏錢買下,那你就完了。一群小孩全部纏著你,要你買。否則,他會跟著你,一邊唱著不知名的歌曲,讓你煩,煩得讓你死的心都有。到達一個只有幾戶人家據說真的苗寨,簡陋的桌子,黑黑的板凳,你剛剛落座,又有一群小孩圍上來,剛才一路上的光景,重新演繹。他們唱著歌,貼著你的身,站著,你不買他的小牛頭,就休想讓他離開。讓你進食的味口全無,只想趕快離開此地。這時候,真正的粗茶淡飯端上來,你只能想象這就是苗家的風味。而所謂的八菜一湯,其實只有四個菜,每樣兩小碟,再加一個湯。從苗寨門口,到吃飯的地方,漫長一段旅程,加上小孩的纏繞吵鬧,在饑餓中,我們不得不勉強吃了一頓苗家風味餐。休息片刻,又匆匆上路,去看老板和導游極力推薦的景點-------土匪洞。我想起許多與之有關的影視《湘西剿匪記》《大西南剿匪記》------而這一趟湘西鳳凰行,給我們記憶深刻的不是這個穿膛而過的土匪洞,而是我們遇到的一段不快。因為在苗寨的飲食八菜一湯與旅行社和我們簽訂的協定有距離,我們向導游提出,應該減少相關費用。她一個電話,就有人在電話中威脅我們,如果不老實交錢,就會讓我們好看。后來,在快到鳳凰城的路上,果然有五、六個人攔住了我們的車輛。雖然他們來勢兇兇,我一點也不害怕。下車與他們理論。指出如果他們亂來,我將開車到他們鳳凰縣政府討說法。他們大概看到我強硬的態度和有理有節的話語,態度軟了下來。最后交割完相關費用,向我道歉了事。但我們想在鳳凰再住一晚,細游鳳凰小城的打算,蕩然無存,只想著快點離開這是非之地。土匪離現代是遙遠的故事了,但是,強悍的土匪之風,并不因為文明的現在而消失。相反,某些人骨子里的土匪情結,成了他們充當地頭蛇,魚肉游客的靈魂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家里月余,鳳凰已經遠離我的記憶。到鳳凰尋找沈從文的夢想,破滅成灰。到鳳凰體會翠翠明眸善睞的希望,變成絕望。這次鳳凰之行,猶如沈從文在鳳凰人的記憶中一樣,漸遠而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 文化是一坐城市的靈魂,當文化被無處不在的商業滌蕩,在一種浮澡和丑陋中沉淪,庸俗包裹純樸的民風,被無知和流氓攪混,除了迷茫和失落,就沒有什么了。

關于我們 | 交旅大事記 | 廣告服務 | 市場合作 | 網店平臺 | 內部辦公入口 | 合作伙伴 | 意見反饋
濟源市交通旅行社經營許可證號【L-HEN18009】
旅游熱線電話:0391-6691888、6685668、6680808 公司傳真:0391-6680808、6696359
質量監督及投訴電話:13303891888 值班手機:13839163168 13839163808
地址:河南省濟源市濟水大街中段889號(市婦幼保健院、中冠華庭西鄰)
滴滴车主怎么不赚钱了